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国政的博客

玩索而有得焉,则终身用之,有不能尽者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话说家乡的粘豆包  

2017-12-13 07:44:33|  分类: 散文汇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话说家乡的粘豆包

李国政

老家在松花江北呼兰河畔,一望无垠肥沃的黑土地,寄托着历代农民的人生希望。“顺着垄沟找豆包”,既是农民自嘲也是对千百年农民人生生动形象的写照。这里所说的“豆包”,特指东北地区用糜子面粉和饭豆制作的“粘豆包”。北大荒开发初期,东北大平原上的粘豆包既是美食,又是日常伙食。文革时有则政治笑话,说的是造反派请“老贫农”忆苦思甜,控诉老地主的“罪恶”。哪知这个老农照本实发,说当年给地主干活累那是实际但干活管饭,粘豆包可劲吃。生产队时期农活繁重,在瓜菜代情况下能吃饱饭成为社员奢望。田间夏锄有的社员在地头曾说,“将来当了皇帝,天天吃粘豆包,打着雨伞铲地”。哪知皇帝吃的要比粘豆包好很多,不铲地别人给他打伞,并不都很幸运其中最终被掳“坐井观天”的北宋“徽钦二帝”结局很惨。客观地说,生产队时期生产生活可列举的优点不多,必须承认北大荒农村生产队春节前粘豆包还是比较多。包干到户后,由于糜子这种作物产量低,用工多,很多农民不愿种植。如今在集市和超市里随处可见的“粘豆包”,大多是粘大米、粘玉米与饭豆的制品,糜子与饭豆的制品已经很少见,农民也很难吃到传统的粘豆包。时代进步社会发展,农业生产中弯钩锄和弯钩镰近年来逐渐淡出舞台,但那些抹之不去的农村生活传统烙印却日久弥深,家乡火热的黑土地是难以忘记的寄托着人生希望的地方。

0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写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5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