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国政的博客

玩索而有得焉,则终身用之,有不能尽者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挂锄的记忆  

2017-07-24 08:12:15|  分类: 散文汇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关于挂锄的记忆

李国政

时下大暑已过进入中伏,不到半月又到立秋。前几日回老家乡下,问及挂锄一事,答曰现今已无挂锄一说,几垧地种玉米机械播种只用半天,机械收割也用半天,全年农活干完剩下时间都是挂锄了。高中同学相见,不由自主忆及青葱往事,难忘的还是生产队期间农事劳动的艰辛。

四十三年前高中毕业回乡务农,在黑土地上播种人生的希望。在思想深处,那时的生产队像久违多年必归的家,又像无处可去时的避风港,又像没有完全改造好的孩子必进的训练营。回到生产队劳动很无奈,是必需完成的功课。每天早晨太阳没有出山就出工,太阳已经落山还没有下工。尤其夏锄时节,顶着酷日在田中锄地还可,脏累的农活是在烈日下薅谷子或糜子,几乎是半爬半蹲才能看清垄上的苗和草,两手要不停地清除垄中茂密杂草。

农谚说,“大旱不过五月十三,五月十三不下雨半年干”。还有“有钱难买五月旱,六月连雨吃饱饭”的说法。农历五月中旬后天基本入伏,进入雨季后三伏天如同孩子的脸阴晴不定。劳累几个月,最盼望下雨天可以不干活。最“纠结”的是那时雨一停,上工钟声就响,田间农活不能做还要安排做别的。生产队劳动期间一年四季都如此,何况是在夏锄季节。

好不容易等到“挂锄”,生产队好象还有做不完的农活。民国以前在北方,临近立秋就挂锄了。挂锄就是“三铲三耥”的农活结束了,农民把锄头挂在房檐下面存放,夏锄劳动基本结束不再下地干此类农活。挂锄算是农闲阶段,大约一个月的时间,然后开镰收割。在挂锄期间,农家潜台词就是暂时相对悠闲。众所周知农业生产过程是个自然再生产与经济再生产相结合的过程,挂锄阶段农作物生产主要是依赖自然再生产,农业大田生产以田间保护为主只需要投入少量劳动时间。农民在这一期间,大量剩余劳动时间可以挪作他用。

农业合作化以前,在挂锄期间庄家院里也不是什么活都没有,只是不用起早贪黑去进行劳作了。好多农家起猪圈粪,清理垃圾积攒农家肥;每天太阳升高没有露水时那些老人常常手拿镰刀下地,去看看庄稼拔拔大草;有在草甸子打羊草,或到河套里割苫房草的;暂时闲下来的牛马赶到草甸里去放牧,以节省粮草;有的农民脱坯盖房,或很多农家和泥抹墙准备应对明年雨季……。挂锄期间农活安排可以相对安逸、淡然、劳逸结合。在生产队里这种在民国前农家老黄历都不起作用了,农民要在家里从事这些劳动要向生产队请假,低效率的劳动消耗成为无产阶级觉悟的象征,而劳动收入甚低。

如今在乡下,挂锄这样的常用名词已经淡出了农民安排的耕作历。象我这种当年被誉为“二八月庄稼人”的农民提起此事时,听到大家的回答可谓百感交集。农事生产生活伴随一生,农村、农业、农民是没有脱离的职业领域,也是生命有机组成部分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现时农民不用记得老一辈农民曾有过的“挂锄”生活经历,在互联网“百度百科”中也查不到这个名词的确切解释,可是依然顽固地留存在记忆中,因为她曾记载着一段难以忘记的昨天。

0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写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5)| 评论(2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